水泥发泡切割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水泥发泡切割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水皮投资点背不能怨社会很多理论中国行不通

发布时间:2020-10-17 01:42:16 阅读: 来源:水泥发泡切割机厂家

水皮:投资点背不能怨社会 很多理论中国行不通

为什么照理的东西在中国行不通?恐怕这还是和中国的发展阶段有关,照理的对象是理性社区,而我们又怎么敢称面对的是成熟的人群或者投资者?

国世平是谁?

估计问了也白问,因为知道的人知道水皮问的是什么,不知道的人根本就不会知道水皮问的又是什么。

国世平本来就是深圳大学的一个教授,深圳大学金融研究所的所长,做投资的对他多少有些了解,国教授经常会有些不同凡响的惊世骇俗之语,比如他说现在房地产泡沫已经到了崩溃的时刻,马上卖掉最后一套房子,抓紧买入还在底部的股票。

和别人的理解不同,水皮认为国世平的重点其实不在房地产而在于股票,他是太想让大家买股票了,所以才如此极端地抨击地产泡沫,卖掉最后一套房子的说法也是一种渲染,这一点和谢国忠的言论还是有所区别的。谢国忠作为一个独立的经济学家,从2004年中国政府调控开始就一直笃信房地产就要下跌,将近十年一直痴心不改,苦苦预测,屡测屡错,越挫越勇,最近再次提出,北京是最后一个房价下跌的城市,而且已经有价无市了。一个身居香港的经济学家不知是凭什么做出北京楼市有价无市判断的。

但是,国世平这回闹的动静大了点,首先是新晋的中国首富万达集团王健林声明不认识这位教授,更无其春节登门之说;其后则是鄂尔多斯市政府声明没有聘用过这样的市政府顾问,鄂市的房价也没出现其形容的悲惨;最后国家发改委则声明从没请其担任过顾问,国家发改委也没顾问这一说。

国世平如何看房价是他的自由,如何评论也是他的自由,有人看涨有人看跌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不正常的是国世平的身份,本来就是一个教授,但是在清华讲课时的课件却非要挂上这个顾问那个顾问的来抬高自己的身份或者增加自己讲话的权威,结果“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反而让自己陷入尴尬境地。当然,拉大旗作虎皮在北京圈子里不是什么新鲜事,还有人到处讲自己是总理咨询顾问,开个会发个言也要抢先,理由就是这个副总理那个副总理马上要召见兄弟之类,搞得别人左右为难,戳穿吧伤和气,不戳穿吧太恶心。

房价和股价会那么绝对吗?

当然不会,两者照理不是跷跷板的关系,但是照理的事,在中国往往行不通,房价十年没有十倍也有五倍,但是股价呢,上涨幅度为零,一度甚至跌穿1664点。十年前买房的,无产阶级变成了资产阶级,一套100万的房现在变成了500万,首付才20万,上涨收益差不多是5×5=25倍,而如果买了股票,资产阶级完全有可能变成了无产阶级,现在股价只有十年前高峰值十分之一的有的是,中国船舶最高价300多元,现在才18.25元,复权回去也就30多元。在美国不是这样的,在欧洲也不是这样,在日本更不是,理论上房价上涨是股市上涨的必然结果,反过来也是资产价格上涨的最后一波,房价大涨之后,股市也就该调整了,如今欧美股市都在创新高,但是房价还在谷底徘徊就是这个道理。

为什么照理的东西在中国行不通?

恐怕这还是和中国的发展阶段有关,照理的对象是理性社区,而我们又怎么敢称面对的是成熟的人群或者投资者?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这就是房地产的市场。

北京的地王楼面价已经达7.5万元/平方米,但是农展馆的地界没有人会赔;苏州的地王楼面价达到了1.5万元/平方米,但是金鸡湖的地块价格有的是空间。而与此同时,鄂尔多斯的房价打对折都无人问津,温州更是出现了成批的断供房,即使按地方政府的说法也有595套之多,断供毁的是信用,不是走投无路谁愿意在个人信用上沾上那么大的污点?在这样的情况下,房地产的调控还能全国政策一刀切吗?

市场价格说到底由供求决定,供不应求打压都没有用,供过于求救市也缓不过来,北上广深的房价不会因为国世平的警世通言就轰然倒塌,令人倍加遗憾的是沪深两地的股市也不会因为国世平的赤胆忠心就应声而起。

投资这点事,点背不能怨社会。

水皮论股市>>>

水皮:IPO越简单越好 定价不需要证监会操心

水皮杂谈:仙人指路路在何方

水皮:中石油回归A股是场噩梦 谁痛谁知道

水皮:360行一哄而上办银行 最后或一哄而散  水皮杂谈:360行,行行办银行?  一哄而上的结果是什么?  可能就是一哄而散!  民营银行在李克强总理上任之后又成为一个热点,在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的刺激振兴政策中,放开准入重新燃起了大家投资创办民营银行的热情,连央行行长周小川都在撰文谈论这个话题,一切都显得非常的靠谱,而在大一点的民营企业中好像不想办银行已经是一种不入流的代名词了。  苏宁要办银行,阿里要办银行,腾讯要办银行,美的要办银行,新希望要办银行,吉祥航空要办银行,奥康要办银行,报喜鸟要办银行,红豆要办银行,中关村要办银行,正泰要办银行,三胞要办银行,华峰要办银行,等等,不一而足。  有的名称已经被工商局核算,有的已经省一级政府核准上报,有的叫得凶,有的动作快,谁真能成为第二个中国的民营银行不但要看自身的资质,也要看运气,以水皮的经验来看,大部分的申办只不过是起哄而已。  办银行没那么容易,尤其是民营银行。  不错,银行挣钱这是不争的事实,民营企业融资难,这也是不争的事实。银行挣钱都挣到不好意思的话出自银行家之口,恰恰就是民生银行行长之口更是不争的事实。在国外恐怕没有哪家上市银行能像中国的银行一样保持年均20%-30%甚至40%以上的增速,银行板块受政策保护的影响,确定的利差收入是别的行业望尘莫及的,换句话讲,只要能吸储,只要能合法地吸收民间资金,那么挣钱只有多少的区别而没有亏损的担忧。这就叫垄断红利,一直以来为国有企业的专享,而一旦其中出现个别民营银行,其脱颖而出也就是再自然正常不过的事情。  中国经济增长对资金的需求长期处于饥渴状态,这是民间办银行的动力之一;  银行业处于相对垄断地位,粗放经营状态,高成长期可期,这是民间办银行的动力之二;  银行可以吸收社会资金,必要时可以向大股东拆借,这是民间办银行的动力之三。  尤其是第三点,一直是管理层忌讳的地方,大股东能否承诺不从相关银行贷款以避免利益输送,谁能作这个保证,谁又愿作这个保证?  民生银行是中国唯一一家民营银行,十多年前由当时的全国工商联主席经叔平牵头,发起人中有东方集团的张宏伟、新希望的刘永好、泛海的卢志强等人,为了强化对民生银行的控制力,大股东曾经并非自愿地把相当部分的表决权交给了担任董事长的经叔平代为执行,而现任的董事长董文标也是管理层认可的业内人士。即便如此,在中国,民生也成为第一家,也只是唯一的一家民营银行,此后相当长一段时间,以徐滇庆为首的一批经济学家曾经非常高调地要想推动第二波民营银行的创办,甚至组织过四个不同区域不同规模的公司模式,结果是无疾而终,重庆的尹明善也一度在重庆市政府的支持下,在重庆工商联内部会员中搭建了筹办机构,但是努力多年也没有下文。  当然,此一时彼一时。  如果说这一轮民营银行的创办能修成正果的话,那么,首先和李克强密不可分。正是这位新总理的改革思维、创新思维、进取思维,才给了民间资金进入垄断行业的机会;其次和新政府的执行力密不可分,过去十年曾经出过两个鼓励民营经济发展的“36条”,但是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第三和互联网金融如水银泻地般的强力渗透密不可分,技术革命已经让银行业的垄断面临事实上的突破,甚至本身的业态都面临变革,在势不可挡的浪潮面前,顺应变化是政府明智的选择。  创办民营银行是为实体经济服务的,而现在恨不得360行,行行要办银行,岂非本末倒置?到底是谁为谁服务?钱生钱的游戏又是什么?会不会物极必反?但愿不是杞人忧天。(华夏时报)

水皮:股民几乎是最抠的一个群体  9月2日,知名财经评论家水皮表示,股民几乎是最抠的一个群体,只有激发投资者的做多热情,IPO重启才具备了活血之源。  水皮称,直到今天,刺激消费依然是中央政府最挠头的问题,他认为,“财富效应”在股市的效应是有限的,最多也就是当初营业部门口的餐厅生意好一点,指望股民赚了钱花起来大手大脚。  “股民几乎是最抠的一个群体,因为他们把别人用于消费的资金都投到股市来炒股了,他们不抠谁抠?”水皮说。  水皮表示,事到如今,网络交易已经成为常态,大家基本上不用到营业部去聚会了,现在即便有行情,估计餐厅的生意也好不到哪里去,刺激消费只是一种美好的愿望而已。  水皮指出,经济结构调整意味着有一批产业会被淘汰,有一批产业会因此崛起,淘汰的有成本,崛起的同样要有投入。  至于民间资本能否代替政府的“4万亿”发挥作用呢?水皮认为,一是能,二是灵,三是快。“一指的是资金实力,民间储蓄就在40万亿以上,更不用提在各个市场投机的力量;二指的是效率,民营资本的效率肯定比政府投资高;三指的是可以调集的速度,也包括反应的时间。资本市场本来就是一个优化资源配置的场所,以直接融资或再融资的方式是最快捷的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渠道。”  水皮表示,IPO谁都希望能正常进行,但是市场低迷成这个死样子,又如何能霸王硬上弓?他认为,不顾市场的失血,盲目重启IPO,表面上是落实上面精神,但极可能帮倒忙,让市场陷入新一轮下跌恐慌,最终依然逼停IPO,而IPO重启的前提就是市场回暖,出现“5·19”式的恢复性行情。  水皮指出,只有激发了投资者的做多热情,股市出现挣钱效应,社会资本才会向股市集中,IPO重启也就具备了活血之源,而伴随IPO重启,国家鼓励的产业公司就能得到资金的支持,从而实现跨越式发展。  “事实上,从早期国务院提示促进消费升级,尤其是扩大信息消费之后,股市上相关的网络概念和手游概念就已经上演了一波大行情。近期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促进国民医疗健康产业的发展也为医药板块打开了想象空间,而国务院正式批复上海自由贸易区试点更是促成上海本地股难得的集体暴涨,虽然同样是国务院决定扩大资产证券化试点给银行股带来的只是高开低走,但是难道我们真的一点都没觉得,现在的决策层正在不断为市场释放政策红利吗?不断地指示升级的产业方向吗?不断地化解经济呆坏账的风险?”水皮说。  水皮指出,不管是国家统计局的PMI,还是汇丰银行颁布的PMI最新的数值均超过了50,意味着中国的企业和企业家们对未来的判断已经趋于乐观,于是海运板块大涨了,煤飞色舞又来了,甚至工程机械也拉起来了。周期性的试探欲迎还拒,现在的市场似乎万事俱备只欠一把火,一把明确的政策之火。  “这把火如果干净利索地点燃了大家的做多热情,那么,汇金150亿巨资购入ETF大蓝筹的举动就不用解释了,光大的所谓‘乌龙指’就变成先知先觉了,十八届三中全会前的气氛就是欢快又祥和的了。”水皮说。(东方财富网)

英国alevel留学

alevel考试时间

alevel辅导一对一

ib 补习